小心带你做公益的女同学,她可能正拿你的卵子

  大家好,我是田静。

  前不久一个视频让我看得心惊胆战,一个17岁的小姑娘卖卵,取卵时疼哭在手术台上。

  视频里还出现了几个未成年少女,被拉到居民楼里手术,打了所谓的营养针,实际上是促排针。

  更可怕的是,一些黑心机构打着「爱心捐卵」的名义走进校园,不仅骗她们捐卵,还以金钱诱惑,让她们骗身边的朋友同学一起「捐卵」。

  高校已经被卵子买卖中介盯上,并成为了重灾区,教学楼、卫生间、广场上贴满了「捐卵」小广告……

  今天分享一篇文章,有个女孩被朋友拉去医院,陷入了取卵的骗局。

  在这个骗局中,志愿者、中介、学姐、医生等相继出场,女孩看穿了想中途退出,却被威胁巨额赔偿。

  被骗去取卵,网上有很多人批判她们为了钱什么都做,其实很多姑娘是无辜的,只是被下套那一刻,局面已经不是她所能掌控的了。

  内容经授权转载自:一本黑(ID:darkinsider)

  前几天看到一个报告说,毒品、仿真枪、窃听设备、杀手服务、色情服务是当今互联网上最泛滥的五类交易服务。

  他们残暴、粗鄙、又充满人性,在各条产业利益链中,他们张牙舞爪,无情吞噬「沿岸」的「无辜群体」。

  也许你听说过暗网的人体器官贩卖,也听说过割肾等惊悚案子,但这些似乎离我们远了些。

  一个人的堕落可以以小见大,当然也可以越陷越深。

  从裸条到卖淫,从援交到卖卵,在这片充满沼泽的地下黑市里,一个女孩可以为了几千块,冒着可能无法生育的风险出卖自己的身体。

  不惜让人感叹,真的值得吗?

  这也女孩的所作所为,也许应了《断头皇后》里的那句:「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」

  正值九月开学季,又一地下产业开始蠢蠢欲动。

  通过一整个暑期的能量积累,它很快就会以阴暗角落的小广告,和网络信息等方式,出现在所有它想要俘获的目标周围。

  前段时间爆出17岁女孩卖卵换取7000元的新闻,在多家媒体的报道下,让「卖卵」这一地下产业,再次冲撞大众的三观,「未成年」 「暴利」 「拿命换」等字眼频现。

  细细品味,多可怕的数字。

  青春,是一个和所有人都强相关的话题。正因珍贵,所以挑剔,故而网上很多人吐槽:国产青春片有三宝:车祸、堕胎、难到老,青春期就只有这些?

  新鲜的?当然有。

  从近些年爆出的新闻来看,国产青春片「三宝」俨然已经有了接棒者,那就是:裸贷、卖卵和难就业。

  在最应该探索社会的年龄,却有相当数量的人成为校园黑产链条的受害者,并间接沦为其中的一环,引人深思。

  说起卖卵,这个17岁女孩不是第一个,也绝不是最后一个,但在信息高速流通的今天,热点总是热的快、凉的也快。

  捐卵的过程总是相似的,但说到起因,则各有各的思量。

  正在国外读研的晴嫣,阳光开朗,多才多艺,越来越靠近自己的梦想,但没人知道,晴嫣也曾偷偷在一个医疗机构捐过卵,三年前。

  谈起为什么捐卵,晴嫣的动机,和以往新闻中报道的都不太一样,她不是为了买包包、iPhone,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而是受到友情绑架,加上第三方的威逼利诱,这才被动的一步步走向深渊。

  「过去的三年里,我刻意的想要忘掉这段经历,读研也是固执的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,好好体验错过的校园生活。当时的事情经过,我记得最清的,是三个最害怕的场景,其他的,都记不太清了。」

  三年前,怀着对大学生活的向往,晴嫣顺利完成入学报道,并在一次社团活动中,认识了同级不同专业的小梅,俩人一见如故,谁料一年后,一切都变了。

  晴嫣记得,那是大二刚开学,课不多就想找个兼职,某天跟小梅聊天,小梅主动问起想不想做兼职,自己有个推荐,刚做完,觉得不错。晴嫣想关系这么好,还是体验过才推荐的,肯定没问题,甚至都没多问一句,就约下午一起去实地看看。

  晴嫣比约定时间早到达校门口,结果看见小梅和一个男子正在攀谈,小梅招手示意晴嫣过去,并主动介绍彼此认识,这是晴嫣第一次见到徐哥,文质彬彬。

  「当时说一起去公司看看,了解一下兼职情况,我觉得朋友也在,就毫无戒备的跟着他们,我记得一直走到某个居民楼下,我抬头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着上去了。」

  晴嫣第一次感到害怕,就是在这里。

  楼里没有电梯,三人走楼梯进了一个房间,一堆客套话后,徐哥拿起桌上的一个iPad,屏幕朝向晴嫣,开始介绍公司的兼职项目:志愿者,志愿的内容就是「爱心捐卵」。

  屏幕上是类似医院科普某些疾病症状,或宣传先进治疗手法的图片,画质很糊甚至有些泛黄。

  徐哥说捐卵对身体是完全没有危害的,跟献血很像,对自身是有益处的,而且小梅也做了,这就是热爱公益。

  此时,小梅也开始劝说,打着友情的旗号,一直拍胸脯保证,徐哥趁势拿出一份兼职协议,晴嫣被洗脑以为就像抽点血那么简单,就签了。

  「刚签完,徐哥就说尽快给我安排体检,打完排卵针就安排取卵,当我听他说排卵针要打10天左右的时候,我第一反应就是拒绝,这个兼职我不做了。」

  一看晴嫣要反悔,徐哥举着刚签好的协议,说这已经有法律效力了,现在反悔,我就去找你辅导员,你不但要受批评,还得付几万块违约金。

  晴嫣一下子就怕了,没了主意,只得听从安排。

  过了两天,徐哥安排了一个人,陪同晴嫣一起去医院做体检,涵盖抽血和B超之类的项目,但晴嫣自始至终都没看到体检报告,只是被告知体检通过,可以打针了。

  打针的地点就在签协议的房间后面,晴嫣第一次走进去,闻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,一个没穿白大褂的女人告诉晴嫣,说她的身体状况不错,打个8、9天针就可以了,然后拿着一个白色托盘走过来,让晴嫣撩起衣服,说针要打在肚子上。

  「很小的针,但我真的超级害怕,当她拿着针准备在我肚子上打针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局部绝症患者。」

  针打到第7天,晴嫣觉得小腹胀痛,进针都有些困难了,舍友问起,她只说痛经,其他的什么都不敢说,她怕被人议论,怕影响毕业。

  终于熬到了第9天,晴嫣又被安排了一次B超,被告知卵泡程度很好,可以打夜针了。

 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夜,晴嫣迎来了第二天的取卵,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解脱了。

  一早,晴嫣到了约定地点,抽血后,听从安排进了一个空间不大的房间,桌上有很多尚未开封的医疗器械,地上的纸箱里,还残留着用过的针管。

  「房间小的让我压抑,我忍不住在想,万一出了意外该怎么办?死于取卵,全世界都会嘲笑我吧?」

  不知躺了多久,陆续走进来两个白大褂女人,给晴嫣清洗了下体、打了麻药,而后,取卵就开始了,整个过程中,晴嫣都没敢睁开眼睛。

  「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取卵针仿佛刺破什么东西,而且这种感觉重复了好几次,至于疼痛感我记不太清了,但肯定是疼的。」

  当听见「医生」说好了的时候,晴嫣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是:我没死。

  当天晚上,晴嫣就收到徐哥发来的消息,称如果介绍人过来捐卵,成功一个,给介绍费3000。

  晴嫣脑中不由得浮现出小梅数钱的画面,从签完协议的那天起,小梅就没再联系过她。

  取卵后,晴嫣也没能好好睡一觉,她总感觉一侧卵巢有痛感,腹部轻微肿胀,偶尔还会恶心呕吐,以为休息一下很快会好,但等了两天都没有太多好转,只好去医院就诊,医生说有腹水,属轻度的卵巢刺激综合征。

  而后的大半个月里,虽然听从医嘱,但晴嫣还是特别担心,直到疼痛和各种不适消失,连续两个月月经正常,晴嫣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「半年后的一天,鬼使神差的,我凭着记忆再想去那个办公室看看,发现那儿已经换成了一个家教机构,什么痕迹都没了。」

  被问到那笔钱的去向时,晴嫣说她一直存着,当大三考虑出国读研,并且父母也同意后,她用那笔钱报了英语培训班。

  这次回国处理一些学校的事情,晴嫣发现「爱心捐卵」依旧活跃在校园小广告和各个网络平台上。

  「我看到网上关于捐卵的新闻了,几乎所有言论都一边倒的在指责女生的虚荣,但其实,也有相当一部分受害者,是被那些想要赚取介绍费的无良人士诱骗,那些人才是最可耻的。」

  这个世界上,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,旁观者强装关注,只是故作姿态,谁都没资格肆意评论他人。

  听完晴嫣的故事,我忍不住想去探究一番。

  不费吹灰之力,我就通过网络,找到了一个正在寻求「爱心捐卵」志愿者的联系方式,我以一个在校研究生的身份,在微信向他了解捐卵的相关情况,暂且称他为代孕小王吧。

  这时,我收到了他发来的消息,询问我是否有捐卵意向,我随即表示感兴趣,问他公司在哪里,他回复在武汉,追问了一下公司名称,他说是香港孕宝国际武汉分公司,正规公司,可以签合同。

  上网查询了一下,这是一家专门做代孕的公司。

  当我说自己人在广州时,对方表示可以安排,全国一线城市都没问题,而且全程有人陪同,但如果我能够前往客户指定的城市,整个周期就会短一些。

  问完我的学历和年龄,小王说如果我这边已经想好了,确认要捐卵的话,需要先填写一份资料,务必保证内容真实,此外,还需要提供照片和视频,以及简单的自我介绍,他需要这些资料去寻找意向客户,有客户看上了,才能继续走流程。

  捐卵已经上升到了面试的高度,果然是个看脸的社会。

  填资料、约面试只是第一步,如果顺利的话,后面还需要体检,打促卵针,取卵是最后一步,整个流程下来,需要半个月左右。

  当问到促排卵针的相关情况时,对方马上表示,只要配合,就不会有任何问题,对身体没有伤害,可以放心,并用人流的危害跟我做了对比。

  超数排卵这个事儿吧,我隐约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,老师讲的都是家畜,现在居然用在了健康且无刚需的年轻女孩身上,真是让人无话可说。

  捐卵毕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,隐私和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,面对我的疑虑,小王继续给我吃定心丸。

  他表示,公司接的客户不算少,如果有隐私泄露,公司还怎么正常运行;安全性的话,所有事项都会安排在三甲医院,除了取卵,因为医院不允许,所以取卵会安排在他们自己的实验室进行,都是年薪百万的医生,不用担心。

  小王说取卵结束后会安排一次医院的体检,我表示去医院体检,担心医生看出来我取过卵,告知学校,会影响我的学业,小王犹豫很久才透露,他们跟医生有合作。

  到了可以谈钱的阶段了,对方表示具体的金额要看到我的资料才能定,而付款是一次性的,取完即付,整个取卵过程中,我不需要负担任何费用,他们全包。

  在我表示要考虑一下的时候,小王让我介绍身边的朋友过去,说会付给我介绍费,一次5000,我顺势追问,介绍可以,但我需要知道一个大概的价格区间,不然不好开口给别人推荐。

  在接下来的过程中,小王一直强调长相和身高,表示要看到照片才好估价,最后,小王给出了1-5万,条件优异者可达10万的价格区间。

  真是不敢相信,他们真的会明目张胆的拉代理,介绍费给的还不低。

  5000元,对一个在校生来说,绝对是一个不小的诱惑。不敢想,如果某个高校里,真有这样一个帮助学妹找「兼职」的学姐,会是什么局面。

  在整个代孕链条中,捐卵只是冰山一角,但却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。

  在这个法律之光照不到的角落里,罪恶之手伸向了校园里正值美好的女孩们,人性的贪婪,在刻意强调金钱回报、淡化捐卵危害的宣传广告中,暴露无疑。

  你以为帮你介绍兼职的都是好人?面对高额回报,你以为捡到便宜了?非也。

  那些打着「志愿者」 「爱心捐卵」的旗号,引你去捐卵的人,是要利用你的卵子去换取更丰厚的收益。

  姑娘们,收起你不合时宜的虚荣心,脑子是个好东西,请别让它闲置。

  有一天,你们会自由恋爱,与爱的人走进婚姻殿堂,会有爱情的结晶,你的健康是家庭的保障,你身体里的卵子承载着的是一种可能,让你在未来某天满心期待的猜测,肚子里的生命会像谁多一些。

  同时,面对各种目的的不法诱骗,也一定要学会勇敢的说不。

  愿你做个深藏锋芒的好人。

  田静后记:

  可能很多人并不了解取卵到底是怎么取的。

  下面这根管子叫取卵针,长35厘米,针口直径2毫米。

  取卵的真实过程是:取卵针经阴道B超引导,自阴道进入,先刺破并穿过阴道,再穿刺过卵巢,刺入卵泡吸取卵子。

  很多黑心医院,为了多取卵子,会打过量的促排卵药物,让卵巢负担过重,容易因心肺功能异常面临生命危险,严重时会造成血栓,呼吸窘迫导致死亡。

  手术环境中,细菌超标容易造成感染,会影响生育功能,甚至危及生命。

  手术过程中,子宫、膀胱、肠管、血管及其他卵巢周围的盆腔结构,可能被损伤,创伤严重,还需开腹修补损伤。

  还有一些症状,会在手术后出现,并长时间持续,比如腹水、腹痛,还可能出现排尿困难、血尿症状。

  去年我写过一篇关于捐卵的科普文章:「20颗卵卖2万,妇科医生:这是杀人取卵」,希望你们花点时间认真看。

  这些你听着可能很遥远,跟你无关,但是当你躺上手术台,你的生命你已无法自己做主了。

  珍惜生命吧,我的朋友们。

代孕妈妈

标签: 可以